深圳彩票投注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呂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殺的女..
·張愛萍文革挨整..
·楊奎松:馬、恩..
·顧保孜:彭德懷..
·于繼增:鄧小平..
·章劍鋒:“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彥修:微覺此..
 
 
·錢鋼:從唐山大..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深圳彩票投注 >> 背景參考 >> 背景分析
王子君:他神情肅穆地走進胡耀邦辦公室,把秘密保存17年的彭德懷親筆手稿交給胡耀邦
作者:王子君   深圳彩票投注   時間:2020-01-16   來源:摘自王子君《黃克誠在中央紀委》
   

黃克誠剛復出任中共中央軍委顧問后,因眼疾復發住在解放軍總醫院,一個來訪者讓他格外激動。

 

這個來訪者是彭德懷的侄女彭梅魁。在那些艱難歲月里,她總是極盡所能地照顧彭德懷的生活。1962年,彭德懷在閑暇時讀了很多書,做了很多筆記,還將自己在195812月回湖南搞了8天調查的感受,以及對當時一些問題的看法及憂慮,都直言不諱地寫了下來。但他感到自己的問題一時沒有希望解決,遂將這份幾萬字的手稿交給彭梅魁,讓她代為保存。彭梅魁深知這份材料的分量,將它一層層地用布包好,親自帶回老家,與母親一起,放在一個壇子里,埋到灶角下。后來,她又在兩個弟弟的幫助下,不斷轉移手稿的隱藏地點。1969年,彭梅魁將它們帶回了北京。此后,彭梅魁去探望被關押的彭德懷時,彭德懷也會將偷偷寫下的筆記交給她秘密帶出來。

 

彭梅魁是從《人民日報》上,看到黃克誠復出任中共中央軍委顧問的消息的。她激動地將報紙塞到丈夫張春一手里,拍打著報紙,嚷道:“黃叔叔,黃克誠叔叔!他當軍委顧問了!這下,伯伯的手稿可以見天日了!”

 

彭梅魁和張春一商量,要將彭德懷的手稿交到黃克誠手里。她從床底下拖出一個陳舊的、裝滿了破爛家什的木箱,小心翼翼地從中翻出一個由發黃報紙包著的厚厚紙包,深情地撫摸著。這是彭德懷遺留在世上的物品,也是他遺留給世人的心!

 

1974年,彭梅魁接到彭德懷病危的消息,打報告要求見他最后一面,最終獲得了批準。彭梅魁匆匆趕到解放軍總醫院。彭德懷早已暗淡的眼睛突然一亮,似乎一直在等待這個侄女出現,艱難地抓住她的手,斷斷續續地叮囑說:“那些……書籍……送給我的……好友黃克誠……他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他指的“那些書籍”,就是早先陸陸續續交給彭梅魁的零散手稿。

 

彭梅魁牢記著彭德懷的遺言,但那時候,黃克誠尚被關押審查,她沒有辦法,也不能去找他。之后,也一直沒有黃克誠的確切消息。她只得費盡心機,保存好這份手稿,希望有一天能把它完整地交到黃克誠手里。

 

幾經打聽,彭梅魁終于得知,黃克誠正在解放軍總醫院住院。她不知黃克誠得了什么病、病情重不重,猶豫再三,還是決定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一走進病房,彭梅魁就像瘋了一樣奔到黃克誠的病床邊,把臉緊緊伏在他的手上,激動地說:“黃叔叔,我是彭老總的侄女梅魁。我總算找到您了!”說著,熱淚嘩啦啦地涌流而出。

 

黃克誠震驚莫名。記憶中,他見過彭梅魁兩三面,但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她還是個英姿颯爽的青年。此次她來,想必是為彭老總的事?;瓶順喜喚徽笮乃?,關切地說:“是梅魁??!你怎么找到醫院來了?來,坐起來慢慢說?!被瓶順纖底?,指了指床邊的椅子。

 

彭梅魁盯著黃克誠戴著的墨鏡,本想說自己來的目的,卻又猶豫了,改口問道:“您的身體不要緊吧?”她突然想到,黃克誠剛剛復出,又年事已高,是否還愿意為彭德懷平反奔走呼喊?近20年過去了,他是否還是當年彭德懷那個剛正不阿的諍友?手稿交給他是否安全?她過去從來沒有想過這些,此刻,這些問題卻突然涌上心頭。

 

“你看到了,黃叔叔的右眼已經瞎了,左眼也只有一點點視力。但這次做了白內障摘除手術,左眼的視力有些許提高。我的身體總的來說還可以。我在被關押期間自創了一套按摩方法,聊以自保健康,還很管用?!被瓶順弦埠炎?。他知道彭梅魁有要事要說,想等她平靜下來。

 

“黃叔叔上了年紀,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以后,國家還需要您做很多事哩!”彭梅魁說。

 

“想想你伯伯,我能有今日,已是相當知足了啊……”黃克誠感嘆道,自己卻抑制不住地激動起來,“1974年,我也因病住進解放軍總醫院,和你伯伯住的是同一個醫院,當時我并不知道。不然,我一定會想辦法與他見上一面。彭老總因患癌癥逝世,我竟完全不知情!他們多會封鎖消息??!后來,我聽說,你伯伯因為劇痛難忍,把被子都咬爛了。一代英雄啊,如此凄涼辭世!雖說死生是常事,苦樂也是常情,但彭老總這樣去世,實在令人痛惜!”

 

彭梅魁聽到這席話,不禁為剛才那一剎那間的猶豫感到羞愧。彭德懷怎么會把如此重要的手稿,交付給一個沒有正義感的朋友?正直、忠良的黃克誠沒有變!想到這里,彭梅魁含淚訴道:“伯伯在彌留之際,說話已經十分艱難,還斷斷續續地囑咐我,要我代他去看望黃叔叔您,并將他遺留的書籍送給您。他的原話連起來是:‘那些書籍送給我的好友黃克誠,他是我最值得信任的人?!彼財鵒俗約鶴詈笠淮渭腳淼祿車那榫?。

 

“我的彭老總啊……”黃克誠聽得老淚縱橫。

 

“我今天來找您,就是將伯伯遺留的手稿交給您?!迸礱房底?,從隨身背著的書包里取出彭德懷的手稿,把包手稿的報紙一層層展開,露出紙張已有些發黃的手稿。她恭恭敬敬地用雙手將手稿捧到黃克誠面前。

 

黃克誠接過手稿撫摸著,嘴唇劇烈地歙動著。他與彭德懷在一起戰斗、工作的日日夜夜又歷歷在目,對彭德懷的思念,像潮水一般沖擊著他的心房!斯人已去,其志永存!

 

“梅魁,為你伯伯這樣一包手稿,吃苦受難是值得的。這是一部歷史??!你們有勇有謀,做了一件大好事。你伯伯會感激你們的,歷史也會感激你們的!”黃克誠雙手作揖般捧起手稿,不停地向彭梅魁舉著。

 

彭梅魁放下心來,探詢似的問:“黃叔叔,這些手稿是上交中央,還是您自己保存?”

 

黃克誠沉吟片刻,鄭重其事道:“自己保存難,容易損壞,我看還是上交黨中央好。不過,現在黨中央很忙,待以后找個適當的機會再交?!?/span>

 

彭梅魁點點頭:“好,我聽黃叔叔的。這里還有我的一份申述材料,反映我伯伯去世前的境遇,并提出為我伯伯平反的要求?!?/span>

 

黃克誠果斷地說:“好,你把材料放在我這里,我讓秘書念給我聽。包括你伯伯的這些手稿,我都要看。我的眼睛看不了,就讓他們念給我聽,我一個字都不會落下。但你伯伯平反的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你必須有耐心?!?/span>

 

“嗯。我伯伯若在天有靈,一定會感激黃叔叔的……”彭梅魁突然哽咽著說不下去了。

 

黃克誠輕輕拍打著她的肩膀,撫慰地說:“梅魁,不要難過。你伯伯跟我說的最后一句話是‘不信青史盡成灰’,現在,我們至少看到了還你伯伯歷史清白的希望……你安心回去吧,我先聽完這些文字,再跟你商議具體怎么辦。我們保持聯系。我過一兩天就要出院,你以后有什么事就到家里來找我?!?/span>

 

黃克誠說完,又囑咐叢樹品把南池子的住址寫給彭梅魁。彭梅魁接過紙條,如釋重負,朝著黃克誠深深鞠躬。

 

“你伯伯會英靈有知的?!被瓶順纖?,“彭老總有你這樣的侄女,是不幸中的萬幸??!”

 

這一天,對于彭梅魁和黃克誠來說,都是神圣的、歷史性的一天。彭梅魁完成了伯伯彭德懷的遺愿,將手稿交給了黃克誠;而黃克誠接受了手稿,就像接下了一樁莊嚴的使命。

 

手稿包括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寫給毛澤東的信、1962年寫的“八萬言書”,以及一些讀書、讀報、讀文件時的筆記,字字珍貴。

 

黃克誠開始逐字逐句地讀彭德懷的手稿,但他的視力實在難以承受,每次看不了幾頁紙,眼睛就干澀難耐。不得已,他讓叢樹品念給他聽,并一再要求不得漏掉一個字、一句話。

 

就這樣,在醫院看了一部分手稿后,黃克誠出院了,全家搬到了位于南池子的新家。在家里,黃克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繼續看彭德懷的手稿。手稿和彭梅魁的信等所有材料,他都讓叢樹品仔細地讀給他聽,有些內容,他還自己看了幾遍?;瓶順細誘媲械馗芯醯秸夥菔指宓姆至?,打定主意要向中央反映彭梅魁提供的情況。但這批手稿太珍貴了,當時上交還不是時候。為防閃失,他決定將手稿抄寫一份,并拍照保存下來,以做備份。

 

就在黃克誠和彭梅魁他們做著抄寫彭德懷手稿工作的時候,中央啟動了對彭德懷的平反工作,而且,推進的速度非???。19781224,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后的第二天,彭德懷追悼會在北京隆重舉行。鄧小平為彭德懷致悼詞,代表中共中央全面、公正地評價了彭德懷光輝的一生,為這位含冤去世的人民共和國元帥公開恢復名譽、平反昭雪。

 

黃克誠從中央這么快就為彭德懷平反中敏銳地感到,中央撥亂反正的決心非常大。

 

黃克誠覺得向中央上交彭德懷手稿的時機成熟了,立即叮囑彭梅魁再將申述材料完善一下,寫成一封給中央的信。

 

197914,是中央紀委第一次全體會議開幕的日子。上午的會議結束后,黃克誠在叢樹品攙扶下,神情肅穆地走進胡耀邦的辦公室,手里捧著一個紙包。

 

胡耀邦迎上前,將他扶到沙發上坐下后說:“黃老,您怎么來了?有什么事,您讓我去您那里就是了!”

 

黃克誠將紙包遞給他:“我有一樣東西交給你?!?/span>

 

“這是什么?”胡耀邦接過紙包,驚訝地問道。他將紙包翻過來翻過去地看了看,有些好奇:“這外面的包裝,用的還是60年代的報紙??!”

 

“是60年代的報紙。你先打開看看?!被瓶順仙袂樗嗄?。

 

胡耀邦輕輕地、一層一層地揭開舊報紙,最終打開了報包。一摞筆記本和一沓泛黃的稿紙出現在他的眼前。他一下子就認出了那蒼勁有力的筆跡。

 

“彭老總的手跡?!”胡耀邦驚呼一聲,急切地瀏覽起來。

 

胡耀邦讀著彭德懷的手稿,不由得拍案叫絕:“透徹、準確!”黃克誠深深地嘆息道:“是??!這些話,彭老總在19604月就寫了?!?/span>

 

胡耀邦默默撫摸著手稿,沉思著,眉頭輕輕地皺了起來?!芭砝獻蓯攀籃?,一切帶有他的筆跡的書籍、紙張都難逃火劫?;評?,這些手稿是怎么保存下來的?您是從哪里找來的?”他疑惑地問。

 

“這是彭老總的侄女彭梅魁,在她母親、弟弟和丈夫的幫助下,冒著生命危險保存下來的,前后算來有17個年頭嘍,不容易??!”黃克誠談起了秘密保存彭德懷手稿的經過,慨嘆道:“彭梅魁同志只要求你給她寫一張收條就行了。包裹里面,還有她給中央的一封信?!?/span>

 

“好,我這就寫收條!”胡耀邦的態度十分果決。

 

胡耀邦坐到書桌前,沉吟片刻,提筆認認真真地寫了起來,寫完,又看了看,這才將收條交給黃克誠:

 

克誠同志并梅魁同志,今天上午,克誠同志交給了你要他轉給我的彭德懷同志的一批手稿。計532開筆記本,一個22開筆記本,一封給中央的信的手稿,一份注有眉批的“廬山會議文件”。我當作為珍貴的歷史文物轉給中央。這封信是我給你的收條。胡耀邦,1979.1.4下午

 

黃克誠將收條湊到眼前仔細地看了一遍,莊嚴地向胡耀邦伸出手:“耀邦同志,謝謝你!如果可以,我也代表彭老總及他的全家謝謝你!謝謝黨中央!”

 

胡耀邦用雙手重重地握住黃克誠的手,沉吟著說:“黃老,彭老總的手稿不能就這樣交中央檔案館保存起來了事。我有個想法,我想把手稿交給有關方面組織出版,您認為如何?書名就叫《彭德懷自述》?!?/span>

 

黃克誠一聽,大為驚喜:“那太好了!這是一件彰顯黨中央魄力的事情,不僅可以告慰彭老總的在天之靈,也是向全國昭示黨中央撥亂反正的決心??!太好了!耀邦同志,此舉可行!”

 

胡耀邦一巴掌拍在彭德懷的手稿上:“好!那我們就請示中央,出版《彭德懷自述》!”

 

在胡耀邦的大力支持、幫助和關注下,有關方面組織力量對彭德懷的這批手稿進行了認真整理。19823月,以彭德懷的“八萬言書”和他在囚禁中所寫的交代材料為基礎,整理編輯的《彭德懷自述》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一次印刷的13萬冊運到全國各地的新華書店后,不到半個月就被搶購一空。人民出版社緊急決定,日夜開機,加印200萬冊。這本書創下了新中國成立以后黨和國家領導人回憶錄銷量的最高紀錄,是幾十年間中國書市罕見的現象。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王子君:他神情肅穆地走進胡耀邦...
梁銀安:周恩來總理給村民回信
李卓然:我黨最早的黨員之一,鮮...
水新營: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十二...
李桂花:胡開明“上書”毛澤東保...
徐兆淮:學部大院里的文革舊事
黃力民:1969年中央軍委委員構成...
 



查看>>所有評論
 
 

深圳彩票投注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