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票投注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尊重科學,從人..
·耀邦說,他們說
·鼓勵討論,開放..
·歷史節骨眼上的..
·胡耀邦慧眼相中..
·胡耀邦與王稼祥..
·正氣長存天地間..
·正氣長存天地間..
·一座綠色豐碑(..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深圳彩票投注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吳小莉專訪胡德平(上)
作者:胡德平   深圳彩票投注   時間:2009-02-12   來源:鳳凰網
 

旁白:
  在北京城區有一座靜謐的四合院,它一邊緊鄰北長街,另一邊與中國的政治心臟——中南海一墻之隔。住在這里的是一戶四代同堂的人家,雖然他們說自己只是中國民眾中的普通人,但無可否認的,這個小院里卻出了一位曾深刻影響著中國的大人物,這就是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不久前我有幸約訪到的嘉賓,就生活在這個院子里,他是胡耀邦的長子、全國政協常委——胡德平。
  曾擔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第一副書記的胡德平,現在是中國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已經六十七歲的他,與年屆六旬時的胡耀邦在相貌上很相像?;蛐硎欽飧鱸?,很多中國民眾提到胡德平,總會生出一份特殊的情感。

  主持人:在網上征集了網友一些意見,我們才放了三天,大概就有兩百多條。對您和您父親的問候跟關心,您要不要先來看一看:胡德平先生您好/耀邦同志永垂不朽/永遠活在我們心中/怎么看待反貪腐的問題?/什么樣的身份的人能夠走進政協為國家效力?……關于您的方方面面的(問題)。

  一、認識民企

旁白:
    在父親身邊成長,耳濡目染的影響,對胡德平是一生一世的。
    1967年,文化大革命初期,胡德平至今還記得身為北大歷史專業學生的他,與作為“走資派”被打倒的父親之間,一次坦誠的交心。正是那次交談,使他開始對經濟有所認識,也為他今后的人生打開了另一扇窗。

    胡德平:在當時都以階級斗爭為綱,要無產階級專政,要進行反修防修,要搞文化大革命,在當時我們口頭上都是這么說的。人們的衣食住行,經濟問題,那都覺得是最簡單,最一般的,或者不屑一顧的。就在1967年,上半年的一個晚上,他就問我,發生的文革的情況。我就又是像念經一樣的,我又說出來,什么階級斗爭啊,就是在這一次,他第一次開口,他說你翻翻毛澤東選集第一卷,其中有一篇文章叫必須做好經濟工作。他說到這的時候,忽然他很嚴肅起來。他說,德平,你不是老說階級斗爭嗎,毛澤東在這篇文章里面他還是說了,說我們蘇區搞經濟建設這是個偉大的任務,這是一個偉大的階級斗爭。一下子就把我給說蒙了,他的意思是什么呢?在革命戰爭時期,我們要流血犧牲,要打仗,我們還搞經濟建設,現在我們掌權了,怎么就對經濟建設就沒有一個熱論,議論的空氣呢?這個是對我一個震動。這個事雖然我父親沒有完全來說服我,但是對文革的懷疑我從這也開始了。

旁白:
  在那些非常歲月里,有些不能對外人說的話,父親也只能對家人說說。而在兒子看來,胡耀邦更像是一個隱忍的斗士,對于理論問題的思索,非但沒因為政治的磨難而消沉,反倒更有一種尋根究底的堅持。

    胡德平:他說斗私批修,在思想領域要消滅私字。他說這個不對啊,就是要檢查一切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權利,自己的隱私吧,全都是不對的。他說我不贊成這個,我們要消滅的是消滅私有制,剝削,這個我們應該消滅,個人利益個人的愿望這個應該是合理的。所以,他在改革開放初的時候就提出,要國家集體個人一起上,社隊經濟,四個輪子一起轉。

旁白:
  胡德平說,父親這些在當時看來有一些超前的想法,直到1973年,一次出差西藏的經歷,才讓他有了一次更直觀的感悟。那個時侯胡德平已經從工廠調到中國歷史博物館工作,去西藏收集文物。

    胡德平:第二天清早一起來,我們看到兩位江西老表,在干嗎呢?在那里教門巴人來編竹筐,他們的活動都是非法的,但是這個就是我在文革中,最先看到的個體戶,民營企業的一個雛形我看到了。他們說我們干嘛在家里搞文化大革命啊,我們干嘛去搞斗私批修啊,我們有我們的手藝,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手藝來掙錢,給我們的兒女買課本,給老人買衣服。我們與其在家里不搞生產,不搞經營,他說,不如我們遠走他鄉,我們憑我們的手藝來吃飯,靠我們的匠藝來生活。沒有想到他們從江西一直走到西藏,又翻過了喜馬拉雅山,我們走都那么累,他們多辛苦啊。所以這一點我覺得是我以后做民營企業,做非公有制經濟,一個最鮮活的一個例子。最后我們回去的時候,他們也回家了。如果你們這個節目,能夠放映出來的話,這兩個老表來看,能找到他們的話,那對我來說,那就太有意義了。

  二、扶助姜維

  聽說他拿到這個執照您也幫了忙
  我就是給我父親說過這個事

旁白:
    1975年,已是花甲之年的胡耀邦恢復了工作。一年之后,文革結束。此時的胡耀邦滿懷激情地想多做些事情。胡德平告訴我,父親甚至曾經這樣和他們這些做子女的說過,“有什么民情民意,都可以向我來反映,我來辦”。而后來,胡耀邦也確實頂著壓力,主導了影響中國前途命運的幾件大事,其中就有至今令許多人感念的“真理標準大討論”和平反冤假錯案。
    胡德平說,雖然那個時侯父親沒有明確提出打破計劃經濟,但是對于社會上出現的一些自謀出路的人,卻一直很贊賞。

    胡德平: 他(胡耀邦)就贊成那種離開舊有體制,自己來創業,自謀出路,而且他相信也會生活地很好。原來我們住在富強胡同,84年的時候,我們搬到那個一個新的住址去了。當時,他有個警衛參謀,也跟著我們一起搬過來。我們那個警衛秘書,他就想把他原來的房子要留下來,因為這個現象也很多吧。結果我父親就說,我們的房子也都要交給團中央,你把你現在房子你也交出去。為什么?他說我們的這種政策,富民政策,就是應該讓人們,今后用自己的所得,可以買得起房子,可以買得起汽車,你不要這么近視。
    主持人:八四年,非常早期,就像您說的那時候還有很多的爭論的時候,但他已經預見到總有一天人們可以靠自己的財富去創造自己的資產,擁有自己的房子。
    胡德平:對。
    主持人:你是不是常常有機會跟父親散散步聊聊天,談談國家大事或者互相關心的事。
    胡德平:就是在文革中談的是最多,在那個以后他出來工作進入中央領導崗位之后呢,我們還有意地還疏遠了一點。那就是覺得千萬不要來干政,千萬不要,文革中的這種例子,很多嘛。

旁白:
    以往父子倆在許多問題上的探討,隨著胡耀邦職位的攀升多了一些禁忌。而在1983年4、5月份之后,因為忙于公務,胡耀邦基本上就住在了中南海勤政殿的辦公室。但是胡德平也說,在反映社情民意的事情上,胡家卻一直有一個傳統,任何時候都可以找父親,甚至是到他的辦公室主動談。
    1984年,胡德平就受朋友之托,請父親關照一個人。

    胡德平:姜維他是個照相的,個體照相的,已經搞起來了,已經搞得很好了,外資也愿意來入股,不是這很好嘛。在當時我們對經濟情況一點也不知道,當時我們還是在博物館工作,那個也是個和社會呀經濟呀,相隔比較遠的一個領域。所以我們就是,覺得這個對,這種青年人好,那我們說光祖啊小黎啊,這個事咱們應該來幫幫他。

旁白:
    胡德平說的這個姜維,是遼寧大連人,1980年部隊轉業之后,因工作不好安排,就自謀生路,開了家個體攝影攤點。
    1984年,一位香港商人到大連考察后,表示愿意與照相個體戶姜維搞合資經營,做生意。但是在準備簽合同時,卻遇到了難題。因為當時的中國還沒有個體戶與外資合資的先例,這個合資公司無法注冊,姜維于是決定到北京去“找政策”。就是在北京活動的三個月里,他第一次見到了胡德平。
  
    胡德平:知道就是我的朋友李光祖和王小黎,他們說現在,中外合資已經來開始了,香港人愿意給一個創業的青年,愿意投一筆資,給個個體戶。他說德平,你說這個好不好???我說那當然好啊。因為當時改革開放,我們希望外資進來嘛。結果他說他也來北京了,你能不能去和他見見面,我說行啊,我們這就去了。

旁白:
  1984年夏天的一天,胡德平騎著自行車主動去旅館見了這個日后被稱作是“中國私企第一人”的姜維。

  胡德平:反正那個我是知道,是各級的工商管理局都在反映他的事,這個是主渠道,我呢也幫過。
    主持人:不過據說那時候您也把一些材料帶回去了,是不是也把材料轉給了父親,怎么跟父親說的。
    胡德平:材料恐怕還是李光祖和王小黎送給國務院的。我記得我就是給我父親說過這個事,我說現在國務院也在研究這個事,我說父親,這個對不對,好不好。當時我記得是在散步的時候,他說這個好啊,我說現在國務院是在辦,他說那就讓他們去辦好了嘛。他倒沒有說我來打電話啊,他倒沒有,他說辦不好,你再來說。因為在當時像姜維這樣的事,爭論還都是比較多的。反正我知道,耀邦同志在我跟他說姜維的事的時候,他是很贊成的,他是希望他發展好,希望我們給的政策的門路應該擴得更大。

字幕:
     1985年4月13日,姜維領到中國第一家私營企業執照,他給自己的公司取名為光彩實業公司。


  三、投身工商聯

  民營企業國有化,國有企業央企化,一統天下的情況又出來了

旁白:
  胡德平說,胡耀邦雖然很贊賞群眾自己創業,但是當時的他恐怕也沒有想到創業的結果就是搞私營經濟,私營經濟又會在當今的中國發展到如此大的規模。而胡德平自己則有幸見證了這一個歷史的進程。
    1986年,胡德平由學者轉型為政府官員,出任中共中央統戰部秘書長。1988年擔任統戰部經濟局局長,從此與民營企業結下了不解之緣。而就在他擔任經濟局局長的期間,也恰逢工商聯組成成份發生了歷史性的轉變。

    胡德平:工商聯的工作,是做民族工商業者的工作,56年公私合營以后這個工作就是一個歷史上的一個句號,就沒有私營企業的存在了。在當時的代表人物呢就是榮毅仁,孫孚凌,王光英。因為這些人都是公私合營了以后都變成國家干部了,都變成企業里面的管理人員了,這一個階層就沒有了。他們這一代人過去了之后,誰再入工商聯呢,我們就說是不是讓私營經濟——這是統戰部的意見——讓私營經濟,讓個體工商戶,再加入工商聯。

旁白:
    1993年,胡德平任職全國工商聯黨組副書記、副主席,全身投入民營經濟,其間更是幾次幫助民企渡過難關。但要說真正走到公眾面前,受到公眾高度關注,還是2006年全社會掀起的那次“民企原罪論”的大辯論。

新聞匯總:
  2006年10月,福禧投資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榮坤被捕;廣東順德金冠涂料集團董事局主席周偉彬,因涉嫌偷稅被有關部門刑拘;11月,創維集團前董事局主席黃宏生因涉嫌偷竊詐騙等罪名在香港區域法院受審;北京物美商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文中正式辭職,“以個人身份”配合中紀委對有關房地產事宜的調查;12月,被譽為“民營油企第一人”的天發集團董事長龔家龍因“涉嫌經濟犯罪”被刑拘;新華人壽董事長關國亮因遭調查而辭職;原科龍電器董事長顧雛軍等9名高管刑事訴訟案在廣東省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顧雛軍不惜以絕食來要求“公開審理”和證明自己的“無罪”……

    主持人:企業家或者企業出現問題,而且是大型企業,比如說科龍啊這些企業出了一些問題,那時候您都在工商聯,是不是也是挺心急的。
    胡德平:科龍企業呢,也是一個從集體企業發展起來的。他作為一個海歸派,人家帶著資金,帶著專利,帶著技術,帶著市場來,我們覺得是很寶貴的。然后他涉嫌的問題,甭管法院是怎么判,我們想到這個企業里面,還有兩萬至三萬名的工人,就是說在辦案中不能讓這個品牌垮掉??屏放坡?,小平同志說的發展是硬道理,就在這個科龍廠說的。如果他涉嫌什么,就按照什么問題來處理,但是我是覺得我們應該綜合考慮一個問題,解決問題和?;の頤塹拿破笠?,應該是并行不悖的, 檢察院應該考慮,單純的辦案思想是不可取的,是在這個時候呢,我們就跟國務院反映,應該我們也給總工會反映,說希望總工會代表工人也看看科龍廠,有多少工人,如果這個企業一垮臺,工人怎么安置,這個工商聯是做了工作的。

新聞片斷   胡德平公開表態

旁白:
  2006年11月,在一次接受平面媒體采訪的時侯,身為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第一副主席的胡德平明確表示,“對于清算‘第一桶金’的說法,說得不好,這是在否定改革的巨大成績?!貝搜砸懷?,立即引來議論紛紛。
 
  主持人:您那時候其實網上有不同的意見,對您的看法。
  胡德平:對。
  主持人:當時是不是壓力也是的確很大。
    胡德平:如果我們了解一下,改革開放的經歷的話,從八十年代初就對所謂的經濟犯罪問題打擊是很嚴厲的,是槍斃過人的。也就是81年,82年吧,那個溫州柳氏的八大王,結果一夜之間這八個人,就是因為打擊經濟犯罪,一夜之間這八個人都成為打擊對象都成為罪犯要抓,抓了七個跑了一個。怎么能夠說,改革開放對經濟犯罪,對詐騙,對金融案件,沒有制裁呢?我覺得這個自始至終這都是有的?!霸鎩閉飧鏊搗?,就是法外之法,現在是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嘛,怎么有個“原罪”呢?“原罪”這樣的說法就是對民營企業歧視的一種意識形態。我覺得有個企業家說得好,他說我們是企業家,我們是最先吃到禁果的人也是吃到甜果的人。我覺得他說得就非常好。但是在這個交接的時期,產生各種的歧見這個是必然的,都是可以理解的。

旁白:
    “原罪論”的大辯論之后,胡德平更加堅定地在各種場合發表觀點,用他的話說,自己是在維護民營企業的合法利益。而眼下,他說他最擔憂的事情就是民營企業未來的發展空間或許會越來越小。

    胡德平:雖然沒有哪一位領導想到了,我們就是要搞第二次公私合營,實際上一種慣性,一種過去的那種想法,一統天下的想法,又出來了。因為一些小煤礦,一些小鋼廠,在資源的使用上,在事故的控制上,產生了很多問題。結果有的人就說,與其這個樣子是不是再整合一下,讓大的企業,讓國營企業把他們再兼并一下,對整個資源,對整個環保,都會有好處。所以呢,就產生了很多這樣的現象。我昨天碰到了劉永好,他就隨口說了一句,他說現在是“民營企業國有化,國有企業央企化,中央企業更壟斷化”。這個真應該來注意??!原來在計劃經濟,沖破打開的時候,民營企業的發展空間是相當地大,現在的民營的經濟再發展的空間要相對的要小得多了。
    主持人:原因是政府的觀念又開始進行一些變化。
  胡德平:如果鳳凰臺要(主持人插話:跟發改委的人問一問。)要把這個問題要搞清楚的話,我覺得是對我們中央一個很大的一個貢獻,就是怎么看待民營經濟和國營經濟,一定要講一個辯證的關系,如果這個辯證的關系一打破了,中國的經濟還要出現新的問題。

(上集結束)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溫家寶撰文:再回興義憶耀邦
宋魯鄭:如何解讀溫總理紀念胡耀...
分外重視專家的胡耀邦同志
多到“沒有準備的地方”去
溫家寶憶胡耀邦文的不凡之處
童心耀邦
高勇:從來歷史非欽定 自有實踐驗...
 



查看>>所有評論
 
 
深圳彩票投注  電話:010-82087305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