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票投注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胡耀邦的戰友—..
·華炳嘯:反憲政..
·袁緒程:關于中..
·秦曉、陳志武、..
·華炳嘯:憲政社..
·張曙光:“馬克..
·童之偉、秦前紅..
·陳有西:中國司..
·陳有西:宏觀調..
 
 
·國務院:去年30..
·兩會前瞻:監察..
·為全面深化改革..
·郭樹清:抓住“..
·農業供給側改革..
·多地出臺戶籍新..
·中國公布8大領..
·報告:30歲以后..
·國企改革2016年..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深圳彩票投注 >> 綜合 >> 視點
許紀霖:互聯網正顛覆等級森嚴的專業學術場域
作者:許紀霖   深圳彩票投注   時間:2020-01-21   來源:勿食我黍
   

今日的中國與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全球化的互聯網時代?;チ某魷?,是一場革命。這場革命的意義從全球文化史的角度來說,一點也不亞于從谷登堡開始的近代印刷革命。沒有15 世紀以后的印刷革命,我們很難想象有近代的啟蒙運動,印刷革命使得面向知識大眾的啟蒙不僅在技術上成為可能,而且創造了一個以報紙和雜志為媒介的公共領域?! ?/span> 

 

  在世紀之末出現的互聯網,以加速度的方式改變了人們對時間和空間的理解,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想象,也改變了公共領域和公共文化的技術形式和理解方式。那么,互聯網世界將對學術的生產和流通發生什么樣的顛覆性影響?

 

互聯網摧毀了“專業學術場域”霸權

 

  近代的學術生產與流通,基本奠基于印刷媒體,借助于印刷技術。由作者在紙質物上書寫,然后交由紙質的專業刊物或出版社印刷出版。其間的書寫(生產)和發行(流通),在空間和時間上是分離的,由生產到流通,其間經過專業權威的審查,并由正式的學術生產體制過濾,最后作者的創造轉化為被專業學術圈所承認和接納的學術產品,進入學術流通領域。這套學術生產與流通秩序道貌岸然,井然有序,具有一定的封閉性和排他性,保證了只有經過長期專業學術訓練(至少10年)的學術精英才能進入神圣的學術象牙塔。那是一個少數的學術精英俱樂部,有與大眾隔離的專業話語(俗稱“行業黑話”),有自己的專業權威,有森嚴的等級秩序。這,就是我們非常熟悉的、延續至今的“專業學術場域”?! ?/span> 

 

  知識分子慣于批判他人,短于審視自身。法國社會思想家布迪厄(1930-2002)則恰恰相反,以批判知識分子的自身,揭示其內部功利驅動著稱。他以社會人類學的田野調查方法為基礎,吸納馬克思主義的強烈批判精神,在自己獨創的“場域”理論中特別強調“學術場域”這一概念,用于專門審視知識分子群體的內部運作機制,寫出了《再生產》等名著?!?/span> 

 

  然而,即使在印刷媒體時代,在“專業學術場域”之外,也有另一個學術市場的存在,那就是以各種科普讀物和流行書籍為主體的學術市場,這是一個面對閱讀公眾的、開放的學術市場,采用的是大眾喜聞樂見的通俗話語。這個市場從“專業學術場域”那里獲取知識與智慧,并受到市場法則的支配。印刷媒體時代的學術市場,并沒有形成足夠與“專業學術場域”抗衡的另一個學術場域,其一是因為這個市場依然有準入資格,不是任何對學術有興趣的普通作者都能夠進入,依然需要有某種專業資格,需要得到出版機制的過濾和專家的審查。與其說這是一個獨立的學術市場,不如說是“專業學術界”的通俗化版本,或者說是后者的次級市場而已。

 

  然而,互聯網的出現,在技術和空間上使得一個獨立的、平行的甚至與“專業學術場域”抗衡的“網絡學術場域”成為了可能?;チ且桓齜淳?、反專業的平民世界,世界是平的,不再有道貌岸然的權威,不再有專業的審查過濾機制,只要你寫得好,寫得精彩,有人喜歡讀,都可以將自己的文章自由送上網,通過BBS、博客、微博、微信、視頻,尤其是這幾年風頭最勁的微信公眾號,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傳遍天下?! ?/span> 

 

  網絡技術所提供的自媒體的誕生,是一場人類文化史的革命。印刷術的革命讓每個人都成為了讀者,成為閱讀公眾的一分子;而互聯網的革命則讓每個人都成為了作者——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有足夠的才華,沒有任何權威可以審查你,沒有專業的過濾機制可以阻礙你。一切皆有可能,這使得完全獨立于“專業學術場域”之外的“網絡學術場域”最終在21 世紀之初的中國誕生了。 

 

正在“野蠻生長”的“網絡學術場域”

 

  中國的民間社會,一向藏龍臥虎,潛伏著各種奇奇怪怪又充滿智慧的高人。他們沒有接受過正規的專業規訓,思想奇異,天馬行空,不按學術牌理出牌,常常有神來之筆,驚人之思。比如,在BBS 時代,以“局外人”為筆名的關于中國革命的對話,就曾經風靡一時。其主要作者于向東先生,近年來帶領一批中國最優秀的學院派政治學年輕學者,研討世界政治的大格局,提出了若干具有原創性的大命題,對墨守成規的專業學術界發出了尖銳的挑戰。英雄不問出身,類似的“民科”(“民間科學家”的簡稱)在網絡上比比皆是,他們各有各的小圈子,各有各的崇拜者與追隨者,這些粉絲多不是學科內部的專業人士,大多是企業白領、具人文雅趣的老板和具有各種專業背景的小文青?! ?/span> 

 

  “網絡學術場域”在中國的出現,只有短短的一二十年時間,它的優點也是它的缺點,尚處于“野蠻生長”的階段,沒有行業準入,也就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因為開放,故一無秩序,二缺規則,呈現出混亂的無政府狀態。在那里,沒有眾望所歸的權威,多的是稍縱即逝的“網紅”(“網絡紅人”的簡稱)。如果說在“專業學術場域”的學術競爭多少受到權力支配的話,那么,網絡的學術競爭更多受到的是市場法則的支配,吸引眼球成為最高的目標,點擊率就是一切,點擊率高就意味著成功。為了博取更高的點擊率,“標題黨”比比皆是,一個好的標題,勝過十篇好的內容。中庸平和的聲音常常無人問津,越是劍走偏鋒、偏激極端,越是有閱讀市場。于是,不少網絡作者在修辭上大下工夫,語不驚人死不休。兩個學術場域的產品,一個是“可愛者不可信”,網絡文章時尚、有激情、有個性,但未必可信;而另一個是“可信者不可愛”,那些專業刊物的文章,充滿“學術黑話”,除了少數專業同行,一般人難以卒讀?!?/span> 

 

  網絡只是一個信息的交換和交易空間,缺乏建制化的知識儲存和傳承功能,許多思考和研究雖然富有生命的原創力,卻是以非物化的方式存在,雖然傳播的速度和力度為印刷媒體所無法比擬,卻因為缺乏物態化的肉身,無法沉淀下來。要想被社會承認,進入學術脈絡,依然需要轉化為印刷讀物,才能使網絡的信息成為可以保存和傳承的物化形態的知識。因此,從網絡作品上升為印刷作品,通常是互聯網作者成功的標志,當年明月、劉仲敬等網絡名人的星光之路皆是如此。 

 

  “網絡學術場域”最大的優勢,乃是互聯網無遠弗屆的傳播力,其所覆蓋的閱讀公眾,具有無限的開放性,是封閉的“專業學術場域”遠遠無法比肩的。當“網絡學術場域”中的佼佼者急于將信息化的學術成果轉化為物態化的印刷讀物的時候,“專業學術場域”卻出現了相反的趨勢,許多學術刊物紛紛下海,開辦微信公眾號,通過自媒體將刊物中的學術文章經過通俗化的編輯,將知識轉化為更容易消化的信息,通過網絡加以推廣?! ?/span> 

 

  由此可見,互聯網時代的兩個學術場域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滲透,互相轉換,“專業學術場域”將專業的學術成果加以網絡包裝,轉換為通俗易懂、流通性強的信息產品,流傳到整個社會,實現專業學術的公共化;而“網絡學術場域”將那些擁有較多閱讀公眾的網絡作品,從網絡的信息形態轉化為印刷品的知識形態,通過可觸摸的物態化方式加以保存和傳承,并進一步嵌入與影響“專業學術場域”。

 

兩個學術場域的劇烈競爭及其后果

 

  那么,兩個學術場域的競爭與互動,將會對學術創新和學術評價機制產生什么樣的微妙影響呢?  

 

  按照目前“專業學術界”普遍流行的外在的形式化評價標準,只要是在“權威刊物”發表的論文,必定就是有創新的好文章,各類獎項自然接踵而來,錦上添花。然而學術界的許多例子,恰恰告訴我們,真正意義上的學術創新,往往不是在公認的“權威刊物”,而是在學術共同體自辦的同人刊物上首先發表的。因為一項真正的學術創新,由于其多少是對已有學術范式的反叛或發展,在一開始往往會引起較大的爭議,很難在主流的學術刊物尤其是權威刊物上發表,只能在同人刊物中“試水”。這些年不少富有創意的好論文,都出自這些以書代刊的優秀同人集刊。每一本同人集刊,背后就是一個有共同學術趣味和研究范式的學術共同體。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而是相濡以沫,相互呼應,形成了小小的專業學派,隨著新的學術范式不斷的修正、補充、完善,便逐漸從邊緣走向中心,為主流學術界所接納,甚至成為新的潮流。到這個時候,那些主流性的權威刊物才會注意這些真正具有范式突破意義的學術論文?!?/span> 

 

  “網絡學術場域”的出現,為學術創新提供了新的技術可能性和更大的空間,因為學術創新需要學術共同體。一個冷門的專業,最苦惱的是找不到同行和知音。紙媒時代要找到知音如同大海里面撈針;網絡出現之后,以其強大的傳播功能,變得易如反掌。以往的學術共同體大多是面對面的共同體,但互聯網的無限流動性與自由流通性,使得原來互相不認識但有共同情懷、關懷和學術志趣的人們,很容易形成一個“想象的共同體”,交流變得非常的簡便,幾乎是零成本。網絡使得同行與知音的空間距離消失,只要在線,不管相隔天涯海角,永遠要比在你對面的人心靈距離更接近?!?/span> 

 

  學術上的創新,大多不是在中心爆發“革命”,而是“農村包圍城市”,最后從邊緣走向中心。這就意味著,如果我們最看重的是學術創新和學術突破,絕對不能以所謂的“權威刊物”文章為唯一的衡量尺度,而要本著“英雄不問出身”的平等態度,以學術共同體的內在尺度來檢閱學者的每一篇論文是否具有增量的學術價值。一個真正的學術創新,如同庫恩所說,是一場學術范式的革命。新舊范式的轉換,未必是理性博弈的結果,因為各有各的理,各有各的學術信念與依賴路徑。范式革命取決于新一代學人的涌現,擁有年齡優勢的新人取代老一代學人,新范式最終戰勝舊范式。等級化的學術體制——從權威刊物到學術關鍵崗位——往往由信仰舊范式的老人把持,而嘗試新范式的年輕學人先是在“網絡學術場域”聚集,抱團取暖,相濡以沫,隨之創辦同人刊物,向舊范式提出挑戰;接著一步步向核心刊物滲透,最后攻下所謂的“權威刊物”,新范式最終取代舊范式,學術創新畫上圓滿的句號?! ?/span> 

 

  新的學術范式,也意味著一個新的學術評價標準。在專業學術界,因為有多種學術范式的存在,學術評價標準也是競爭的、多元的。然而,多元的、競爭的學術范式之上,是有可能也必須有一套為各家各派所共享的底線價值尺度。有沒有這樣一個超越具體范式的公共學術尺度,是一個專業是否成熟的標志。在發達國家的學術界,各個專業都有這樣一套專業價值標準,它的價值很薄,可以包容各種學術流派,同時為新舊范式所共同承認和遵守。這是“ 學術共和國”內部的“ 不成文憲法”,不依賴于任何特定的人格化權威?!?/span> 

 

  中國的“專業學術場域”長期以來所缺乏的,正是這一底線性的學術價值尺度。在民國時期,由于各個學科都有學術大師存在,他們的人格文章便成為人格化的價值尺度。20世紀40年代之后,這些學術大師在歷次運動中被批倒批臭,政治標準成為唯一的標準。改革開放以來,雖然各個學科重新繁榮,然而“學者共和國”中的公共價值尺度并沒有隨之建立起來,隨著老一代學術大師的去世,人格化的學術權威隕落,在權威空白之際,一套中立的、去價值的、形式化的、以行政為中心的學術評價機制趁虛而入,以科學的名義主宰了“專業學術場域”。從表面而言,這套量化的評價機制具有形式上的合理性,但其實質未必是合理的,成為了一個沒有專業品位、缺乏內在價值的外在標準。 

 

  事實上,自主性的“學者共和國”唯一的評價尺度,是同行的“清議”。在各種學術風格和研究流派的競爭性對話之中,逐漸形成共享的專業價值尺度——所謂“不成文的憲法”。這一公共價值尺度并非外在的權力所賦予,乃是學者共同體在長期的學術互動中自然形成的,是一個哈耶克式的“自發擴展”的專業秩序。

 

  “自發擴展”的專業學術秩序的形成,有賴于學術共同體的建立。這里說的是學術共同體,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具有共同研究旨趣和學術信念的小共同體,另一種是包括各種小共同體在內的學科大共同體。大小共同體的建立,都離不開充分的、自由的學術交流,而“網絡學術場域”從技術角度為共同體的建立提供了物理的和心理的空間。然而,我們也要注意到,如同“專業學術場域”的評價尺度常常受到行政權力的干擾一樣,“網絡學術場域”也會被市場的邏輯所支配,過于追求傳播的效果,而不惜嘩眾取寵;過于追求閱讀量,而傷害內容的純正;過于在乎受眾的反應,而守不住學者的自我立場。無論是體制內,還是體制外,這兩個學術場域都有學術之外的因素騷擾,都有無窮的功利性誘惑使得學術本身變味。如何堅守“學者共和國”內在的價值標準,讓兩個學術場域形成良性的互動,是互聯網時代學術建設的新的話題?! ?/span> 

 

  一個新的技術革命,會對文化產生巨大的顛覆。近代印刷術產生以后,使得啟蒙成為了可能,沒有近代印刷術就沒有啟蒙?;チ貝艙諼醯納肓魍ù匆懷⌒碌母錈?,只是這個革命帶來的結果,無論是好還是壞,我們今天依然身臨其境,無法有深刻的認識。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作為兩個學術場域的參與者,我試圖寫出我的觀察和思考,期待著更多的學者對此做出更深入、更有分量的研究。

 

 

 

本文選編自《學術月刊》(2016年第9期)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許紀霖:互聯網正顛覆等級森嚴的...
葛劍雄: 歷史真實難求但不容偽造...
葛兆光:中國文化典型的五個特點
蔡拓:對中國與世界關系的審視與...
賈康:財政可持續性的關鍵在于改...
陳志武:法人——現代公司是怎么...
陳軍亞:韌性小農:歷史延續與現...
 



查看>>所有評論
 
 

深圳彩票投注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